欢迎光临
我们一直在努力

“社区团购夺小摊贩生计”?别只见道德不见其他

原标题:“社区团购夺小摊贩生计”?别只见道德不见其他

专栏

解决就业,不能靠道德约束维持旧产业,而忽视了新业态背后带动的就业岗位。

随着多家互联网巨头纷纷进入社区团购赛道,作为新业态的社区团购,正受到越来越多的社会关注。

就在这两天,一篇文章刷屏网络,文章直指,“大家都团购买菜了,那些靠卖菜为生的小摊贩还怎么活?”

但看待社区团购的利弊,显然应回归市场本位的认知坐标系。就算要秉持道德化视角,也该动态化看问题,而不是静态化审视;该着眼于全局,而不是只看单向度。

就此事而言,提出质疑者不免有些道德责难的意思,背后却忽视了这样一个事实:一个新业态产生,会带来大量新兴就业岗位,最终将会惠及消费者群体。

让小摊贩活下去的道德责任,不能由消费者承担

“大家都团购买菜了,那些靠卖菜为生的小摊贩怎么活?”这句话说到底只着眼于厂家与商家(包括小摊贩),却完全忽视了消费者在消费环节中的作用与权益。

消费者买菜,考虑的往往是自身便利与实惠。他们以此为出发点,选择以某种方式买菜,本身不该被苛责。

换句话说,谁都无权要求消费者为菜贩牺牲——只为了让平台不与菜贩争利。以单一的道德视角去看待,恰恰是把复杂问题给单薄化了。

还需看到,团购买菜作为新业态形式,真没那么“面目狰狞”。历史上的产业更替也表明,新兴业态的诞生最终受惠的还是消费者。最典型的是汽车工业发展。

汽车最初是由一个工人从头到尾完成组装的。1913年亨利·福特研发出世界上第一条汽车流水线——T型车流水线。在流水线旁,工人们把各自负责的零件装到在流水线上缓缓移动的汽车车身上。从这时起,只有少数技术工人才能生产汽车的历史被改写了。多年之后,随着自动化生产线的出现,装零件的工人也被淘汰,一条自动化生产线平均一分钟就能生产一辆汽车,但我们显然不能说这种进步是无情的,因为其从整体上提高了人类的生产力与社会福利。

产业新陈代谢带动新岗位

回到就业向度上,把团购买菜视作洪水猛兽的思维,未免似曾相识——常常在技术更迭时能听到。

如汽车出现后,很多人会批评,马车车夫的饭碗被端了;如电商的批评者认为,电商出现使人们不喜欢在实体店买东西,最后冲击了线下商店。

从经济学上看,人基于收入进行消费。简单地说,人花的钱与挣的钱有个大概的比值,钱总是要花出去的,不花在这里,就会花在那里。虽然人们在网购中节约了钱,但省下的钱也会在其他渠道花出去,会投入到其他消费领域中。与此同时,省下来的钱让消费者有了更高的消费需求,当消费者需求升级后,新需求也催生出新的产业。

外卖行业也一样,起初有人担心影响实体餐饮业,但其实是平台连接餐饮企业,很多人也通过送外卖的方式实现了就业。

解决就业,不能靠道德约束维持旧产业,而忽视了新业态背后带动的就业岗位。

互联网平台可以赋能小摊贩

不可否认,团购买菜的确会冲击部分小摊贩的生意,这点毋庸置疑。

但得看到两点:其一,菜篮子行业本身就在不断地变。

回顾我国的菜篮子行业历史,从种菜的农民,到进城在自由市场卖菜,再到农贸市场的菜贩,再到小区菜贩,这个行业本身一直在转变之中。这就需要从业者不断学习,掌握新技能。

其二,平台有能力也有责任帮扶那些掉队者。

确实有些菜贩变成了社区团购团长,但也有不少人特别是年纪大的人,跟不上这种快节奏的转变。他们的生计确实不应该被忽视。

能力越大责任越大,互联网平台在为消费者带来更大效率的同时,也应该秉持“科技向善”的理念,接纳这些旧业态中的从业人员。

比如,让他们成为B端商户,为他们提供一些相对低技能的工作岗位,让他们搭上互联网便车。政府也应该提供各种培训,帮助他们跟上社会的发展。

社会的发展,当然不应该因为某些人而停滞,但在前进的过程中,也不应该抛弃这些走得慢的人。

说到底,在看待“社区团购是否夺了小摊贩生计”的问题上,我们要“底层视角”但不要反创新——把产业升级跟民生、就业对立,是只见“道德”不见其他。

□刘远举(专栏作家)
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10bet注册_10bet最新网址_10bet备用官网 » “社区团购夺小摊贩生计”?别只见道德不见其他